光谈民主与科学是不够的-- 歪批五四 / 过先生此言有理!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过客/CableGuy 于 May 06, 1998 08:24:59:

五四青年高喊民主与科学的口号,为的是学习西方
的经验以强我中华,可西方强大的根本原因真的就是
两句口号那么简单吗?为什么近八十年来,我们老要回到
五四去寻找灵感?难道它真能帮我们实现那迟迟不来的强国之梦?

过客以为,重商主义才是西方强大的动力与根本。由于重商,
科学才有其发展的经济基础和经费保证。也由于重商
才有可能产生独立于政府之外而存在的大大小小的经济个体
,这些经济个体才是民主制度的滋生土壤,同时也是人民保持
相对的独立人格的必要条件。只有经济的相对独立,人们才有“本钱”不去昧着自己良心
附和当权者的愚民政策。也由于社会资源分配的相对分散,政府才因其掌握资源有限而
不大有可能对社会的各个层面进行严密控制,人民才可能因此而享受较大的自由空间。

所以说,五四前辈的“民主与科学”,不过是舍本逐末的空洞口号,并未能给中国的问题找到
出路。也由于后辈对其行为的过分膜拜,使中国不断地陷入一个个动乱与政治运动,它已成为
中国一大乱源。

是对五四进行全面反省的时候了!

所有跟贴:

呵,在嘉星给批得够呛吧? 龙猫 (0 bytes) 20:16:36 5/04/98 (0)
过先生此言有 CableGuy (2186 bytes) 13:30:46 5/04/98 (0)


---------------------------------------
过先生此言有理!

不过,咱们谈文化能不能尽量绕开政治这东东?如果您实在绕
不开,能少则少,能隐则隐如何?最好和当前的离远些。

您说的有一定道理。
可是,应该看到五四为中国引来了德赛两位先生并非舍本逐末
之举。
你所说的重商无非是说经济基础的问题,还是所谓经济基础决
定上层建筑一类的话题。
中国并非不曾重商,春秋战国时,商人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否
则吕氏如何能商人谋国?正如你所说,商人社会的思想是活跃
的。因此,那个时候中国并不落后,已经有人比较过了同期我
们与西方的成就,似乎是不相上下,我们多一部兵法,他们多
的是数学(?〕。
可是到了秦汉,就不同了,要讲统一,大家思想就不能太活跃。
秦废分封改郡县,加强中央集权。汉初还有分封,而且楚汉相
争破坏太大,不得不内用黄老,外尊儒术的方法修养生息,可
是到了汉武时已经不同了,经过七国之乱和汉武帝的推恩令,
中央集权空前加强,把老百姓都束缚在土地上,歧视商人也就
开始了,董老夫子独尊儒术那一套被竖立起来。当时是好的,
有利于统一,有利于发展生产,农业立国的国家在当时是强大
的。汉帝国击败匈奴就是例证。
三国两晋时期战乱连年,社会谈不上什么农业和商业,有点儿
想法得都跑到山林里躲了起来。
到了唐宋,一扫两晋南北朝以降的糜烂风气,农业和商业都有
发展,似乎思想观念也没那么束缚。同期的西方好象正是中世
纪水深火热,动辄烤个人。可是,宋的经济繁荣(清明上河图〕
给了一帮大儒们整理归纳祖宗“文化遗产”的时间,篡出了理
学,此后宋明的理学才是真正的思想枷锁,重农轻商是经济枷
锁,封建也不是西方意义的封建,而是我们“中国特色”的中
央集权的封建,明清的闭关更是火上浇油。同期的西方正干着
这坛子里的事儿,复兴啥的。我们落后了。可见,这是定数。
我们为了发展,自己却给自己套了枷锁,西方因为落后自己打
破了自己的枷锁。

五四引进德赛两位先生正是在清末曾李,康梁的办法都不成功,
才带来,尽管有病急乱投医之嫌。后果是什么,我想您也知道,
伤心事不说也罢。可是,也无不可,这是定数,躲也躲不过。
虽然,我不喜欢激进那一套,根本办不成事,可是总得有那么
些人冲击冲击,带来些新鲜东西,干实事的人择其善者而从之。

商业立国的思想不新鲜,古已有之,关键看何时何处用,而且,
如果没有赛先生,您想商,也不过是小摊小贩,最多乡镇企业
啥的,难成大气。

五四没错!是我们的文化该错了。两者一碰一合,就是灾难。
还好,现在大家不都安居乐业吗?也算五四之功吧。

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Cable Guy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