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tto 的败笔。:)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May 07, 1998 13:42:49:

--“我的追星史”一文,大概可算作是ditto女士登坛以来
--发表的文章中罕见的败笔,全文充满了虚矫炫耀和哗众取宠,
--连林肯车和总统套房都搬出来招摇过市,往日那个聪慧机智
--分寸感好的ditto女士面目全非。
--追星族一剑貌似温柔内里阴毒,ditto女士接招不慎满盘皆失,
--冰雪聪明如ditto女士,迅即察觉,遂以“钓鱼”来掩饰。哪来
--的大鱼值得ditto女士不惜以身为饵必欲钓之而后快?这才叫欲
--盖弥彰越描越黑。小弟正是从ditto女士的自欺欺人的“钓鱼”
--说中看出端倪。
--嘿嘿--

先谢谢艺委会先生/小姐.:)
您真的是过奖了--其实滴多自上网以来,“败笔”多多,
只是蒙大家厚爱,也没挨过什么骂,心里轻轻浮浮起来,也
是在所难免的,是吧?:p

Ditto是输了--不过不是那篇“追星史”,这几天我一直
在这里徘徘徊徊,一直在想,我到底能够挺过多久?:p
可是我还是输了。追星族比我有耐力。(抑或我自欺欺人
地想:她这几天上不了网。:) 不过不管怎样,结果就是一个,
我自己设了的套,现在轮到我自己跳。:p

我是被“追星族”引来“文艺复兴”的。
我这人比较懒,常常在一个地方就定了不肯挪窝。所以除了
华通,我基本上是不去别的地方玩的。
可是有天有人跑来告诉我:文艺复兴出了一个“追星族”,
她似乎对国内文坛非常了解,不知道她讲的到底是真的,假的。
我来一看,乖乖,还是苏童的小姨呢!:)
我平生最讨厌的人就是琅琅上口“我的朋友胡适之”的,为这个
还忍不住跟人掐了一架。:p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反感这位“美媚”,反而被她逗得
笑口颜颜。一边看红墙姐姐严肃认真地介绍美国生活,一边看
追星族美媚的轻松调侃。(和那段时间追星族的帖子比起来,滴多
的十分钟解析要差很远了。)
看到她说cable guy的“红樱枪”,看到她说“我不理敬亭哥哥了”,
我是差点要笑得从椅子上跌下来了。
我就去回答这个朋友,说这个美媚“好玩”,我来玩一玩。:p
于是我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叫“追追追”:p
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纯情男孩的样子--天天跟在追星族的帖子后面。:p
可是记忆里她从来没有回过一个帖子。:p
一直到她的“嗓子问题”的帖子出来,看到她半真半假地嘲弄人家
“有钱人”,我是真的要笑死了。
说实话,这网上“才华横溢”的人不少,可是真的有幽默感的人不多。
我还一直记得华通爱情版上那个“蓉儿”,她“戏弄”王老五”的那一笔,
真是精彩绝伦--可惜那个傻呵呵的老五,一点没有幽默感,竟然较起了
真。:p
那几天我是天天为老五捏一把汗,最后蓉儿走掉了,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个
笔名,或者跟她相似的文笔。
但是追星族比蓉儿似乎还要“高”一招。:)我掉头对那位朋友讲,
我不是她的对手。:p

我真的加进来可能是因为从流的事情吧。
虽然上了两贴,倒是被骂得不少。:p当初在爱情版被人骂的时候,我是真的
躲在机器后面哭的。:p觉得我好心好意怎么就被如此下流的人作贱成这样?
可是现在的滴多到底不是当初了--那些话是不会真的放在心上了。相反的,

透过那些骂人的帖子,还可以看到很多的文化反思:
比如从流为什么会进来--是因为被删了帖子。
可是为什么直到版主都出来道歉了,他还是揪住不放?
两种原因:一是真的是个叫真的主;另一种可能,他是个托。
接下来大家纷纷出阵,敬亭是一向的“英雄主义”,这我在华通已经看到,
再说一声“谢谢”:)老剑是自以为是的“如来佛”主义,就是所谓“大
肚能容不容之事”--可能是他得天独厚的身材吧。:)葡萄我怀疑是南方人,
有点鬼才的样子,讲义气,但不会义气用事。:)风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侠客
主义,以前没见过他跟人掐架,过来几分钟,ACT第三才子的“丑恶嘴脸”暴露
无遗。:p
(btw,我觉得有必要再提一提我在机器上用的符号问题:
“:)”
-表示微笑--或者开口大笑,视每个人的情况自定;
“:p”
--表示实在忍不住地笑,就是调侃别人不成,也可以调侃自己这类的。)
除了这几个我比较熟悉的老客,象现在在这里活跃的 cable guy 或者白衣飘飘,
都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对从流行为加以指责。
说实话,这场“战争”,我有些失望,因为我没有看到“高手”。
我看不到中国男人的幽默感。
从流的几个帖子我的印象比较深,他在说“脱稿”的时候,特意说到“男女皆可”,
他的“转台”的比喻虽然刻薄了些,但是实在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对不起,红墙
姐姐得罪了。)至于最后说到“文艺复兴就是给女人一个性高潮”的时候,我只是为
他叫了一声屈:他来错了地方。
他的这些话,放在当年的巴黎小沙龙里,是会被看作“天才的理论”的。
但是从流最大的失误就是,摆出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这在这里文人居多
的地方,是最最不合适的了。
只是大家可能都看到他“流氓”的地方多一点了。而且红墙姐姐在这里的声誉
是极好的。
从大家的劝贴中,我看到了知识分子的“温润”:)
倒是此氓比较直接一些,估计是搞工科出身的,以毒攻毒,还是蛮见成效的。
最最让我好气又好笑的,就是那个追从流的新追星族,不知道哪根筋搭牢,
胡追一气了一下就消失殆踪了。

人在现实生活里生活成“一种样子”(或者几种样子),但是网络成了另一种
“延伸”。有些人觉得那是施展才华的地方,有些人是诉苦的地方,有些人是
消遣来的,有些人看热闹,还有一些人是来“玩”的。
这一架打下来,这些人的样子都出来一些了。可能不是现实生活里的样子,但是
是他们各自的“网络形象”。

记得一年以前,别人在华通猜测滴多的性别时我说过这样一段话:
每个人有各自现实的生活,网络只是提供了一个虚拟的舞台。
你现在从文字上看到的是这个“滴多”,但是你并不能真的知道谁是操纵在
背后的那双手。:)
“滴多”,就好象张乐平的“三毛”。
(那是并没有真的用滴多的笔名写东西,只是讲述“滴多”的故事而已。)

当我看到追星族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自己当初说的话。
在以后的一些帖子里,我看到追星族几乎是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物。
告诉红墙姐姐怎么去东部,介绍六代导演外加用调侃的口气”揭露“了当代
自以为是的”精英“一番。她写到在迪斯尼导演的眼泪时,我是被很深地
触动了。
这样的感受,我何尝没有,这样的人我何尝没见过?
我在这里提一提两本书:一本是”围城”,。另一本是“废都”。
钱钟书和贾平凹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有人批评我“没有原则”,
因为我是一个宁肯跟“聪明的坏人”打交道,也不肯与“完美的好人”做
朋友的人--臭脾气,改不了了。:p
这两本书都是极幽默的,不仅是文字,而且是主题。
人生就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这么明显的哲学命题,在钱钟书的笔下变成了极为风趣的自我调侃。
我在杨绛的“关于'围城'”里读知,这些书里的人都是有生活原型的。
知道那些“原型”,你就更为书里一些人物的描写感到“好玩”。
如果调侃别人是容易的,那么调侃自己却是难的,身为知识分子,又
同是留洋人材,钱钟书可以以这种幽默的笔调写来,在当时留学生是
“宝贝”的时代背景下,无疑是很大的神来之笔。
大部分人都以为“废都”是艳情小说,其实“废都”出版的时候骂作者
最多的不是那些“市井”,恰恰是那些个道貌岸然的“文人学者”。
抛开贾平凹那些空格有“哗众取宠”之嫌(我倒是觉得他蛮有想象力,
蛮有幽默感的。:p)之外,他的“知识分子”浮躁性和无根性,恰恰是
现在的经济社会中,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精英”应该反省的。

前天读到一篇北大人批北大的帖子,忍不住为他叫了一声好。
今天,中国是很“强”了。可是我一直以为,“强”的人,真正“强”的人,
是不会,抑或不屑说“不”的。一个民族,可以自嘲了,有勇气说“我错了”,
而不仅仅“我是流氓我怕谁”,或者一味做儒家的钵人,佛家的弟子,
道家的传者---那都是不够的。
我们都是human being,是人,就有人性的弱点。:)

扯远了--再回来谈追星族。:)
刚刚说过,我老早在朋友那里已经认输了,而且以后也没有接过追星族任何的帖子。
在这里我也公开说过,追星族是文艺复兴的“第一高手”--倒不是说她的“学问”有
多大,或者她的思想多“深刻”,抑或文字多“老练”,都不是--我自己是我前面
提到的几种“上网人”的最后一种:来玩的。
既然来“玩”,我就当然找“最好玩”的人,要“学习”,有图书馆,要探讨人生,谈
文学,周围有一大帮比较文学的博士。:p
我一直觉得“追星族”背后的那只手叫人琢磨不透。:p
我也曾怀疑过她是我认识的人。:p

但是我终究还是输了。:)
等了三天,追星族美媚没有来答我的茬,倒是被咱艺委会
先下手为强堵了一把嘴。:p
反正我现在怎么说,都是“大尾巴狼”啦。:p
不说也罢了。:p
朋友劝我不要再写,好象是越抹越黑的样子。:)
还有朋友今天来私妹儿说我一天到晚在mailing list
上耍贫嘴,白白浪费了“才华”:)说网络只是“练兵”的地方,
不可过多流连,我倒是觉得自己是跟在令狐大哥后面的
“小师妹”:p就想遇到风清扬,然后“退出江湖”了。:)
朋友还“诱惑”我,大伙想在上海“做点事”,说等弄妥了要我
好好写等着发财。:)
要是滴多真的写出了什么“紫楼梦”之类,拜托,大家
请一定在亲戚朋友,朋友的亲戚,亲戚的朋友面前不要完了提
一把:
这是我的朋友滴多。:)


好了好了--外面下雨,我去买花衣服免得提早变成黄脸婆。:p

五分钟解析结束。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