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4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May 14, 1998 07:40:25:

H八岁那年,跟着父亲从北京来上海赴职。
隐约里,我知道他的家底很厚,祖上是京城里
的人物,家里的古玩,母亲随时是可以送入的。
认识H的时候,他在上海已经定居了五十多年了,
我一直很难判断,应该把他归纳为上海男人,还
是北京男人。如果非要一个定义,我称他作:在
上海的北京男人。
H阳气很足。你只要往他跟前一站,没有不被感染
的。他一般跟人只讲普通话,只有开玩笑的时候,
他才讲上海话。他说上海话的时候好象念台词,
常常会把人逗得不可收拾。
在H嘴里最最常听见的词是“义气”--做人要讲
“义气”。文革那阵,一位如今大大有名的导演,
当初却只是为父亲跑腿的小小子从北京到上海找
H拍戏。H二话没说,带了小小子就去上海大厦吃饭。
口袋里只剩最后的二十块钱,尽数掏出来付了餐费。
虽然戏没有拍成,但是在大厦楼顶畅谈已经让他很
是满足: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谈戏了--那个年代嘛。
后来小小子发达了,见了人都是爱理不理的,H倒是
不以为然,只笑笑说:人一阔,脸就变。只口不提
那顿饭,小小子拍出了好电影,他照样去捧场,照样
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
H是圈子里有名的“炮筒子”,他的眼睛里绝对揉不进
砂子。十次拍戏,九次倒是跟导演吵翻了回来,他的
“搞艺术”的准则,在当今大家“捞大钱”的风气下,
实在是有点“不合适宜”的。
H这样的脾气,自然就少了人来光顾。他在家里歇着,
太太却在外面忙忙碌碌赚钱“养家糊口”。他的那点
工资就够他每月抽那点烟的。但是H是绝对的不肯“委屈”,
照样是最喜欢的牌子的香烟,照样每天一瓶啤酒。
好在太太是好脾气的人,他和剧组一吵,太太难免出去
打圆场,他在家里一吵,太太就躲得远远的。有天他很
实在地叹口气跟我讲:我有三个最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就是
他的太太--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奇怪的是,另外两个
都是上海男人)
话虽这么说,H还是一往无前地“做自己”,有时候也心血
来潮说要去“赚钱”,可是才刚刚拿到钱,又一时激动,去
买来一大堆不知什么既不能吃也不能用的东西。
H疾恶如仇的禀性让我想起来典型的京痞子。只要看见电视
里什么恶性案件,他就一定是摩拳擦掌的要往前鼓捣。
可是H的洁癖却是典型的上海腔。他每天从早晨起来就开始在
房间里抹灰,还一直数落妻子,实在不够干净。他外出挑东西
要“疙瘩”(挑剔)过最精明的上海人,精细地看东看西,
似乎在他的眼睛里,这个世界根本不配这样存在着。
在H面前的时候,象我这种“万分俗气”的人,总是感到自惭
形秽,他坐禅,读佛经。家里是万分的“艺术”。只要你蹋进
他的家门,你就被逼迫着要“感受”。他的阳气实在太旺。
他从西藏带了一个牦牛头骨回来吊在客厅,他说只要不和他脾性
的人,进来一定会被“顶”。这个事情屡试不爽。竟然有次
他的那个三个好朋友之一带了一个女孩来,女孩进来就说:头痛。
他们走后,H电话追过去,说,迭种女人还是不要的好。
叫人又好气又好笑。
H似乎不沾人间烟火。他五十年如一日,只会做炒青菜还有煎
荷包蛋。好在太太实在能干,把一切弄的妥妥贴贴的。自己上班,
还要打电话回去告诉老公:什么东西在冰箱的哪一层,怎么热了吃。
即使这样,他还常常抱怨:没有东西吃。挑剔的程度大大超过上海
男人的平均水平。比起粗狂豪爽,只要炸酱面就可以对付的北京男人
来说更是不用提了。

王志文因为“过把瘾”在京城出了名。
可是阿文却是地地道道的“阿拉上海人”。和H作为对照,王志文算是
混在北京的上海人。(这个“混”字没什么贬意,艺圈里的人喜欢的自嘲)。
进北京电影学院的当口,王志文出了车祸,不能够去京城面试。后来母亲
辗转托了朋友,去了晚报呼吁,由一位在影圈呆了多年的记者出头,谈妥
将他作为特例延迟面试。王志文就这样没有错过这一班车,他很感激这位
在关键的时候帮过他的大姐,每次回上海,再忙也要打电话问候这位“姐姐”。
这在人情淡薄的演艺圈里,实在是不多见的。
印象里的王志文,从来不讲普通话。总是一口地地道道的上海俚语,“帮帮忙”,
“捣浆糊”从他嘴里出来一样的熟埝,好象没离开过这个城市多久。王志文
喜欢打保龄球,在电影学院做穷教师的时候没有钱,就拉朋友作赌。说好
谁输了谁付账,那样一个晚上下来他总可以白打,还可以赢一顿夜宵。现在
有钱了,就请别人打,赢还是照赢,一点不含糊。
看王志文演戏,总觉得透着一股上海人的机灵劲,同时又沾了京痞子的味儿。
看过他演的话剧“楼上的玛金”,演一个台湾商人“雨果”,他的台词就是:
“兄弟HIUGUO”,每次念,每次叫人忍俊不禁。就在演“玛金”的时候出了
一档子事,他们剧组的几个哥们去一家小酒馆喝酒,同行的那位北京大腕耍
嘴痞子,惹了邻桌的几个上海本地人。眼看架要打起来(其实上海男人是很少
打架的,你看到在公共汽车上,两个男人叫嚣:有种我们下去打--可是你
真的打开车门让他下去,恐怕两个人是怎样也打不起来的。在这点上,上海人
比较“识时务”,这样打下来,算来算去自己不合算,不打也罢;北京人恐怕
就不肯,打了再讲。说不定两人局子里一关,没准就成了“哥们”,以后就铁,
一位未可见。但是男人总有血气,哪里的男人都一样的。那天吵起来,恐怕一是
因为那位“明星”是个“腕”,要一般人,也就算了。再一点,恐怕因为他是北
京人。上海男人最看不得外地人在面前“老三老四”,所以一定会“爷叔请侬吃
生活”(揍人)的。)
那一架最终没打是因为阿文。他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加上实足的“痞相”,三杯
啤酒下肚,两桌并成了一桌。那拨上海小伙子开口跟对方道歉,说有阿文这样的
朋友实在是造化,其实打一架大家去吃“老虎凳”,别以为你是“明星”,我们
局子里都有“兄弟”,老进老出了,你这进去,撞在我们兄弟手里可是惨了。
阿文打哈哈,“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嘛。
因为“过把瘾”,王志文几乎成了女孩的“梦中情人”。
到哪里他都有一拨追求者。“番”多了,烦恼也就多了。这不,刚刚从美国买来
的数百美金的新外套,“吃拉”一下就让“追星族们”给撕了。心痛不已,牢骚不断。
上海男人是一定这样的表现,不知道北京男人的外套被撕破了是不是会象蛋尼尔
劳得蛮那样满不在乎地脱下来,往观众席上一扔,然后光着身子绕场一周做做“秀”。



所有跟贴:

换个题目吧 var鉶 (643 bytes) 12:24:39 5/11/98 (5)
不是为战 ditto (479 bytes) 13:04:45 5/11/98 (4)
不战也罢 vir鉶 (499 bytes) 14:01:49 5/11/98 (3)
全错! CableGuy (130 bytes) 14:22:43 5/11/98 (2)
哪里小,哪里大? ditto (22 bytes) 15:41:26 5/12/98 (0)
已经500度了 var鉶 (53 bytes) 14:31:38 5/11/98 (0)
好,大手笔 三味 (392 bytes) 11:50:58 5/11/98 (4)
三味同学不要拍马屁 var鉶 (490 bytes) 15:07:13 5/11/98 (1)
败笔 三味 (250 bytes) 20:37:24 5/11/98 (0)
孺子可教 CableGuy (0 bytes) 11:53:50 5/11/98 (1)
好小子 三味 (58 bytes) 20:47:24 5/11/98 (0)
征 友 上海姑娘 (265 bytes) 11:28:56 5/11/98 (2)
这里 年利 先造 (4 bytes) 00:06:24 5/12/98 (0)
头两句不如这样 笑 (148 bytes) 11:33:25 5/11/98 (0)
第一个捧场 tenten (367 bytes) 11:09:32 5/11/98 (1)
对呀 笑 (151 bytes) 11:17:22 5/11/98 (0)

**********************************************
换个题目吧


送交者: var鉶 于 May 11, 1998 12:24:39: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4 由 ditto 于 May 11, 1998 10:43:50:

截止到目前为止,ditto写了六个男人。个人看法,并不是非常
成功。我在北京生活了十九年,在上海过了六年,熟悉的男人也
能拉一个长长的单子。除了`门腔`还能在记忆中找到一些影子,
其他五个人,大概都算不上`坐地户`吧?

ditto了得,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但可能没有在京城胡同里扎扎
实实蹲过一年半载,也就写不出老剑笔下的原汁原味儿。就象老
剑同样写不好徐汇区精致典雅的大家闺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北京人,上海人,东北人,无所谓好,
无所谓坏,存在即合理。北京男人可能拿着弹簧秤满菜场转悠,
上海男人偶尔也会喝醉了酒在家打老婆。ditto与其写一些没有
典型性的个例,不如写点最熟悉最拿手的东西,譬如上海女人,
反正老剑已经挂了免战牌。

所有跟贴:

不是为战 ditto (479 bytes) 13:04:45 5/11/98 (4)
不战也罢 vir鉶 (499 bytes) 14:01:49 5/11/98 (3)
全错! CableGuy (130 bytes) 14:22:43 5/11/98 (2)
哪里小,哪里大? ditto (22 bytes) 15:41:26 5/12/98 (0)
已经500度了 var鉶 (53 bytes) 14:31:38 5/11/98 (0)

-----------------------------------------------
不是为战

送交者: ditto 于 May 11, 1998 13:04:45:

回答: 换个题目吧 由 var鉶 于 May 11, 1998 12:24:39:

很久没有机会写自己认识的人了。
放暑假,过两天又编程序啦。:)
我不是想写什么典型的什么地方的人--
我选的也都是一些不怎么“典型”的例子。
一方水养一方人,但是人有共性也有个性。

和我剑大哥是没有什么“打”的,你再“起哄”
也没用的。:)
挂“免战牌”的是我--我都说了,用剑大哥的
话来讲,滴多再“能”,也是“孙悟空”:p

大家来玩玩,不要那么认真地说“输赢”好不好?:)
好象上海的小情人喜欢玩的游戏:
输了你亲我一下,赢了我亲你一下。:p

搞笑搞笑。:)

所有跟贴:

不战也罢 vir鉶 (499 bytes) 14:01:49 5/11/98 (3)
全错! CableGuy (130 bytes) 14:22:43 5/11/98 (2)
哪里小,哪里大? ditto (22 bytes) 15:41:26 5/12/98 (0)
已经500度了 var鉶 (53 bytes) 14:31:38 5/11/98 (0)

-----------------------------------------------
不战也罢

送交者: vir鉶 于 May 11, 1998 14:01:49:

回答: 不是为战 由 ditto 于 May 11, 1998 13:04:45:

北男上男之五更不象话了,竟侃起了被人当笑柄的陪读先生,江
女才尽了?

为什么不和老剑单挑?京郎沪女,天造地设。与人斗,其乐无穷。
搞文斗不搞武斗,分个输赢又何妨?可惜,双方都挂了免战牌,
看来这哄算是白起了。

前些天有人讨论ditto的性别,实在无聊。只要不去姐姐美眉地
乱叫,是男是女干卿何事?最爱看ditto搞笑,有一种沧桑后的圆
熟和世故。喝酒要找豪爽汉子,聊天要找聪明女人。不喜欢XXX
的凶霸霸和YYY的假天真,看到二尾子更是想吐。

红墙搬家去了非洲,既然大家都怕死,ditto多来几个奋吧。

所有跟贴:

全错! CableGuy (130 bytes) 14:22:43 5/11/98 (2)
哪里小,哪里大? ditto (22 bytes) 15:41:26 5/12/98 (0)
已经500度了 var鉶 (53 bytes) 14:31:38 5/11/98 (0)


--------------------------------------------
全错!

送交者: CableGuy 于 May 11, 1998 14:22:43:

回答: 不战也罢 由 vir鉶 于 May 11, 1998 14:01:49:

只说一个,贴五是好贴,小滴多和大滴多的分水岭,也是近景
到远景,特性转共性的标志贴。

你其它的话更是错得离谱,该配附眼镜啦。

所有跟贴:

哪里小,哪里大? ditto (22 bytes) 15:41:26 5/12/98 (0)
已经500度了 var鉶 (53 bytes) 14:31:38 5/11/98 (0)

------------------------------------------
已经500度了


送交者: var鉶 于 May 11, 1998 14:31:38:

回答: 全错! 由 CableGuy 于 May 11, 1998 14:22:43:

你爱贴五,我爱小滴多

错也罢,对也罢,干卿何事?

------------------------------------------
好,大手笔

送交者: 三味 于 May 11, 1998 11:50:58: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4 由 ditto 于 May 11, 1998 10:43:50:

DITTO姑娘的取材层次较高,正如剑先生与疼疼所言,名友如云。
吾等仅望其向背。

初看次文,感觉对于本次命题作文,DITTO已乱了阵角,角色
还是没有地域代表性。然细细品味,感觉其高明之处。有点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味道。人物性格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反映了在现代社会由于人员流动与交流的频繁,很
多人的性格已广域化。

各位看官,您是来自何方?而您的性格又有哪些地方的特点?


所有跟贴:

三味同学不要拍马屁 var鉶 (490 bytes) 15:07:13 5/11/98 (1)
败笔 三味 (250 bytes) 20:37:24 5/11/98 (0)
孺子可教 CableGuy (0 bytes) 11:53:50 5/11/98 (1)
好小子 三味 (58 bytes) 20:47:24 5/11/98 (0)

----------------------------------------------
三味同学不要拍马屁

送交者: var鉶 于 May 11, 1998 15:07:13:

回答: 好,大手笔 由 三味 于 May 11, 1998 11:50:58:

ditto又不是贺美英 :)

现在住的城市离北京上海少说也有几千公里,可碰到的上海人还
是那个德性。很多骨子里的东西,就象黄皮肤黑头发一样,永远
也改变不了。

人物性格的广域化是可能的,三岁的北京妞儿到加州住二十年,
肯定不会再有胡同味儿。同样上海佬在北方住久了,或多或少也
会有些变化。但再拿他来说事儿,就和讨论的原意`比较北京男
人和上海男人`不符了。原装货才有发言权,满世界转悠的组装
产品干脆叫中国男人得了。

猜想ditto大概是想和稀泥,两不得罪,俺们纯种旗下阿哥坚决
不答应。

所有跟贴:

败笔 三味 (250 bytes) 20:37:24 5/11/98 (0)

--------------------------------------------------
败笔

送交者: 三味 于 May 11, 1998 20:37:24:

回答: 三味同学不要拍马屁 由 var鉶 于 May 11, 1998 15:07:13:

人家DITTO写了那么多东西给大家看,拍一下也是自然,以示
感谢。让您看着受累,抱歉。

要不光说剑先生那篇叙事写人好,DITTO先生可能会背着手**,不服。
其实滴滴多多前几篇写的确实也还可以。没人捉刀,码那么多子,
容易么。

谢谢DITTO和老剑。

----------------------------------------------
第一个捧场

送交者: tenten 于 May 11, 1998 11:09:32: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4 由 ditto 于 May 11, 1998 10:43:50:

ditto确是见过大场面的,俺和老剑一样,上海滩是没闯过
净在这儿过网上人生了,又长见识了
不过名人总是名人,自有不同普通人的活法,相对而言
第二篇的东东更加贴近俺们这样的小虫虫,呵呵
Ditto笔头太快了,这飞刀一把把的扔出来,看得真过瘾
老剑,咱们慢功出细活,不和她争这先手,该写姑娘们了吧?
且看太极剑的真功,后发致人.
呵呵,ditto不好意思,在这夸老剑,反正你明白是吧?


所有跟贴:

对呀 笑 (151 bytes) 11:17:22 5/11/98 (0)

---------------------------------------
对呀

送交者: 笑 于 May 11, 1998 11:17:22:

回答: 第一个捧场 由 tenten 于 May 11, 1998 11:09:32:

唱戏还要看观众是谁嘛, 这网上尽是些光棍汉, 要不就是在老婆铁腕下的小虫虫.
看那么多写男人的东东难免乏味, 是该写姑娘们了, 让俺们的生活也充满点儿阳光!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