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2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May 14, 1998 07:55:58:

认识G是在一次大型的学术会议上。他的作品是
会议的议题之一。
那是在初秋的北方,他踏着夜露敲响了我的房门。
他已经三次在电话里叫错了我的名字,后来解释
说当初朋友介绍得太马虎,他听了音却记不得倒底
是什么字了。
他有一个很叫得响的属于男人的名字,但是我在
心里一直叫他:北京男孩。
我们坐在茶几旁慢慢聊天,印象里他不象我想象中
的北京男人--很多时候他都是微笑着看我,迷迷蒙蒙
的小眼睛里透着很深的笑意。后来我们站到了阳台上,
他一边听着我滔滔不绝,一边说:以后我得多找女孩
聊天--然后很轻地补充:没想到和女孩聊天那么愉快。
后来的几天我们都结伴出去,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四处
闲逛。
宾馆不准出租车开进去,所以他总是很细心地把我送到
门口,然后自己再掉头回到自己的住处。十分钟以后
电话铃一定响起,他会很随意地叫一声:宝贝儿。
在上海人听来这词有些肉麻,可是从他的油油的京音里
听出来,自然得叫人无法拒绝。他讲起小时候怎么淘气
的样子,我才知道北京男孩原来是真的可以“拆天拆地”
(上海人形容孩子淘气的最高词汇)。
北京男孩直爽得好象我们已经认识几个世纪,“斑斑劣迹”
一一铺陈,常常让我在电话那头大笑不已。
那天傍晚下过小雨,我们一起步行去看“西雅图不眠夜”。
故事很是煽情,整场电影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偶而对一眼,
笑笑就躲开了。
回来的出租车上我们依然沉默着。窗外透过一丝丝夜风,
很是惬意。他忽然头也不转地问:怕烟么?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说,没事,你抽吧。
可是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过来堵住了我的嘴。
很轻的一吻,象蜻蜓在湖上一点,然后他笑笑,把头别过
了窗外---
在我的印象里,“北京男孩”是实足的“羞涩”型,他那种
微微笑意的模样,总是令我觉得那该是上海男人的特权。
后来我们各自离开了这个城市。偶而也会象老朋友那样通
一个电话。他还是满不在乎地叫:宝贝儿。我还是在心里
叫他:北京男孩。

M是我的大学同学。四年同学,我差不多是“暗恋”了他
四年。
M长得不象上海人,他跑到哪里,谁都会说他是:北方汉子。
M在电影圈里长大,自己又是校排球队的主力。只要他在那
里一站, 女孩子的眼睛就会随时跟过去的。
可是似乎他从来没有女朋友。
中文系的生活闲散而舒适,课余的时候我们常常排话剧,组织
演出。m会一口漂亮的京片子,所以主持人的角色总是他无疑。
而那些串联词常常是我写的,气不过的是,他就是那么痞得
可以“临场发挥”到叫底下的人都忍俊不禁,只有他改我的词,
改得叫我心服口服。
可是在老师的眼里m并不是好学生。因为他常常旷课在寝室里
“不知道做什么”,旷课一大堆,考试只能半夜去抢位置,
然后坐在我后面。更可气的是,每次他抄我,出来的成绩还
比我好。:p
m差点被学校开除,原因是他“哥们义气”太重。
其实那天晚归不是他的错,只是为了一个内蒙来的孩子喝多
了一些。他们在校门口叫门,门房故意刁难。几个大小伙子
急了,拾起砖块就砸了过去。
灯泡砸碎了,联防队也来了。那天还是什么重要的节日,他们
几个被带到“保卫科”,那几个都吓坏了,不敢吭声,他一
激动,站出来就说:是我砸的,没他们的事。(其实他连砖头
屑也没摸到)
他在那里写检查,我问是怎么回事。他叹了口气说,他们都是
些外地孩子。我被开除了,好坏有个上海户口,爹妈再骂我
还是有饭吃的。他们回去,就惨了。
我不知道他的这种“义气”到底是不是值得,后来我在偶然中
看到那几个孩子写的“检查”,居然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他。
我不忍伤他,他平素最最看重的就是“朋友”,这比学校开除
他要残忍得多。
后来他没有被开除,可能还是因为他的豪爽感染了班主任和
系主任。
毕业以后,我们也常常联络。有时候朋友一起喝酒唱歌聊天
看戏什么的。那段时间常常都有一个男孩跟着他--那是比÷
我们低一级的学弟。那个学弟不知道“哪根筋搭牢”,拼着
命要考贾植芳教授的研究生,考了三年,都差一点。
一个大小伙子在家吃了三年闲饭,爹娘面上是无法交待的。
M就常常带他出来,也介绍朋友给他认识,并找机会让他写些
广告词之类的赚钱。
M常常在人前人后夸他这位朋友:这年头,有“理想”的人不
多了。他们常常一起去逛书店,M说,传哥(朋友对那个男孩
的戏称)眼光好,他挑出来的书最上品。
于是一个挑,一个掏钱。其实他自己忙死忙活多做生意,哪有
时间真的去看那些书。
结婚前些日子,我去通知他婚礼的日期。我们在一家咖啡店里
竟然聊到了凌晨。现在想想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他陪我在
晨夕中的南京路上走,一边走一边看清洁工人清扫。
后来他停了下来,低下头看我,说:祝福你了。
我第一次看见他笑,笑得很无奈的样子。然后就调侃自己:
我妈说象我迭种男人,随便啥女人嫁把我要吃苦一辈子的。
他破天荒地用上海话对我讲,我脑子忽然跳出在大学里有天
几个女生说希望什么牌子的车做嫁妆车,他在旁边插嘴:
我就蹋一部黄鱼车去,看伊来不来。:p
那天清晨,我们在响着海关钟声的黄浦江堤岸边分手,他低下
头,在我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笑着说:
去吧,好好做人家老婆啦。


所有跟贴:

没 有 代 表 性 读后感 (384 bytes) 00:02:51 5/11/98 (0)
哇塞 笑 (237 bytes) 20:54:26 5/10/98 (1)
清纯 ditto (64 bytes) 21:30:03 5/10/98 (0)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朋 友 和上海男朋 友? 傻大姐 (109 bytes) 19:59:53 5/10/98 (4)
别捣蛋:p ditto (54 bytes) 20:05:08 5/10/98 (3)
报告剑老师(Cable举手), CableGuy (89 bytes) 20:09:28 5/10/98 (2)
北京的上海男人和上海的北京男人? tenten (135 bytes) 20:44:49 5/10/98 (1)
唉,不然 CableGuy (158 bytes) 21:58:42 5/10/98 (0)

********************************************
没 有 代 表 性

送交者: 读后感 于 May 11, 1998 00:02:51: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2 由 ditto 于 May 10, 1998 19:49:47:

选 一 个 娘 娘 腔 不 务 正 业 的 痞 子
来 做 北 京 和 上 海 人 的 代 表 。 有 欠
公 平 。 也 说 明 不 了 什 么 问 题 。


俩 人 都 不 为 同 类 接 受 , 正 说 明 了
两 地 人 确 有 "Qi" 见.

值 得 玩 味 的 是 似 乎 TIDDO 小 姐 并 不 排
斥 北 京 男 人 式 的 个 性 。 是 位 能 嫁 给 北 京
男 人 的 上 海 女 人 呢 。

老 件 呢 , 别 憋 着 不 啃 声 呀 。

---------------------------------------------
哇塞

送交者: 笑 于 May 10, 1998 20:54:26: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2 由 ditto 于 May 10, 1998 19:49:47:

不知滴美眉芳龄几何? 这些小儿女的情事还记得这么清楚.
怕是一辈子也忘不掉了. 在美国瞎忙得太久了,
这种故事确能唤起一些恍如隔世的回忆.
不过现在的我可不像滴美眉还能写这样清纯的故事,
早他妈的让美国给逼得变了个人了!
打倒美帝!!!

所有跟贴:

清纯 ditto (64 bytes) 21:30:03 5/10/98 (0)

----------------------------------------
清纯

送交者: ditto 于 May 10, 1998 21:30:03:

回答: 哇塞 由 笑 于 May 10, 1998 20:54:26:

天蹋下来,男人顶着,我怕什么?!
羡慕吧?下辈子做女人不?:)

-----------------------------------------------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朋 友 和上海男朋 友?

送交者: 傻大姐 于 May 10, 1998 19:59:53: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2 由 ditto 于 May 10, 1998 19:49:47:

啊 , 好 色 情 好 色 情 。 。 。 :)

实 在 很 不 错 啊 , 我 等 着 看 下 面 的 。ditto 快 点
写 。 :)

所有跟贴:

别捣蛋:p ditto (54 bytes) 20:05:08 5/10/98 (3)
报告剑老师(Cable举手), CableGuy (89 bytes) 20:09:28 5/10/98 (2)
北京的上海男人和上海的北京男人? tenten (135 bytes) 20:44:49 5/10/98 (1)
唉,不然 CableGuy (158 bytes) 21:58:42 5/10/98 (0)

-----------------------------------------------
别捣蛋:p

送交者: ditto 于 May 10, 1998 20:05:08:

回答: 我所认识的北京男朋 友 和上海男朋 友? 由 傻大姐 于 May 10, 1998 19:59:53:

傻美媚快回去做功课,否则教授骂了要哭鼻子。
:)


所有跟贴:

报告剑老师(Cable举手), CableGuy (89 bytes) 20:09:28 5/10/98 (2)
北京的上海男人和上海的北京男人? tenten (135 bytes) 20:44:49 5/10/98 (1)
唉,不然 CableGuy (158 bytes) 21:58:42 5/10/98 (0)

--------------------------------------------
报告剑老师(Cable举手),

送交者: CableGuy 于 May 10, 1998 20:09:28:

回答: 别捣蛋:p 由 ditto 于 May 10, 1998 20:05:08:

ditto她说粗口。

罚她今天再写两篇,每篇不少于5000字节。(老剑心中这样恶毒
地想。〕

所有跟贴:

北京的上海男人和上海的北京男人? tenten (135 bytes) 20:44:49 5/10/98 (1)
唉,不然 CableGuy (158 bytes) 21:58:42 5/10/98 (0)

---------------------------------------------
北京的上海男人和上海的北京男人?

送交者: tenten 于 May 10, 1998 20:44:49:

回答: 报告剑老师(Cable举手), 由 CableGuy 于 May 10, 1998 20:09:28:

ditto太狡猾,两边的男人都捧一捧,好完美是么?
老剑怎么还不出手?嘿嘿
叫泥唱,你不唱,扭扭捏捏不象样
.....
(啊!谁背后捅我一剑!)

所有跟贴:

唉,不然 CableGuy (158 bytes) 21:58:42 5/10/98 (0)

--------------------------------------------
唉,不然

送交者: CableGuy 于 May 10, 1998 21:58:42:

回答: 北京的上海男人和上海的北京男人? 由 tenten 于 May 10, 1998 20:44:49:

俺能提名她作善使连环计的"美女"吗?

相信俺的嗅觉了吧。闻香识女人嘛。嘿嘿......

不过,俺好象得罪她们了,悔不该发那一语道破的帖子,不知何时
才能挽回影响。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