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想起成都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基甸 于 May 21, 1998 12:36:36:

做梦回成都吃麻辣拌牛肉夹锅盔肝腰合炒,抄两篇,再回忆一下成都的
“景观”,用哥他们“深沉”的话说,“聊解乡思”。

成都的青石桥很有点名声。有花市,有鸟笼,挨到街边往矮竹椅上一靠
技艺灵怪亦哉的茶博士冲上一盖碗三件头的“三花”,马上成都“文化
”就出来了。不过青石桥更成为一“景”的,却是漂亮娇媚的成都美眉
大姐站在街边大没有“吃相”地辣呼ㄦ麻呼ㄦ地旁若无人地啖那碗肥肠
粉。青石桥的肥肠粉名气不小,都说特别好吃,不过最最最正宗的那家
铺面又小又旧。好耍的是旁边来开两家装修好得多的肥肠粉馆子,生
意根本就没有中间那家的好,怪了。人太多,根本坐不下,吃完了,碗
就摆到街边,流汤滴水的,穿着如时的美眉们也不嫌,肥肠粉硬是比海
箩鹦还要上瘾。那位看官说了:肥肠?猪肥肠?臭哄哄的一股骚气,有
啥子吃头?嘿嘿,你要去问人美眉,人还就是要吃那个味道!:-)

再有就是府河边的茶馆兼棋铺。天天都满座。或厮杀或旁观,一边喝三
花,饿了还可以边杀边啃锅魁。据说那里有高手,也有“臭是臭、瘾又
大”的篓子。篓子是要交学费的。有时候找人下“指导棋”,人家让的
子差不多可以用秤来称了,那还不是脑壳上现个“挨”字?我有一哥们
也就业余一二断的干活,每次跟朋友三四打麻将输了钱就去棋铺“堤外
补”。看来会下棋还可以免得私设小金库拿来打牌,给麻辣成都女娃子
的太座逮到跪搓衣板。

打麻将一阵一阵地成风。有时候连舞都不跳了。一帮同学约到到棠湖公
园耍,一到公园门口茶叶子都还没有发起,几爷子就幺鸡白板地整将起
来,其他人进去耍完出来才跟大家一起回去--我搞不懂他们咋个不就在
家头打?打麻酱赢钱的活路纯粹是劳命伤财,唉,那二年“苦焖”嘛。

足球联赛在成都来居然也那麽“火爆”。满场的“雄起”叫声,成都
人能用各种怪头怪脑的材料做肺片烧鸭子发展火锅文化,看球还要借用
一下斗鸡文化的术语。

。。。 。。。

出来太久,都是“老龙门阵”了。现在又不同了吧。回去也只有给人笑
成“广广”的份了。

莫得时间了。吃茶吃酒的“文化”二天空了再摆。

所有跟贴:

基哥尼班ㄗ涨大了(方言) - 安顺桥铺板 (587 bytes) 12:19:31 5/16/98 (1)
你这标题我咋搞不兴火呢? - 荷花池串串 (0 bytes) 05:47:41 5/18/98 (0)
"XiongQi" is from ChongQing. - correction (48 bytes) 10:26:19 5/16/98 (0)
基甸兄的文笔越来越老练,摆的过瘾,接着侃。/N - 一乐 (0 bytes) 23:07:37 5/15/98 (0)

**************************************
基哥尼班ㄗ涨大了(方言)

送交者: 安顺桥铺板 于 May 16, 1998 12:19:31:

回答: 也想起成都 由 基甸 于 May 15, 1998 14:59:20:

首先,基哥的转帖硬是转得我们安顺桥太"莫球得文化"了。
那些鸡叫鹅叫的东西敢来火哈我们铺板?涨班子。

再楸哈基哥自己炒的这盘。。。算罗,安顺桥没有扛盖盖,
基哥各人自觉。

基哥这盘青石桥,喊那个前几年写现代京戏折子的阎老来
炒,味道肯定连天上飞的小剑,海头游的嘀多都骗得下锅。
那个老几就是怪,滋滋润润的日子不过,非要给矮哥铁起,
到冻得死先人的地方窃啃粗粮,真是老哇打饱嗝(那个妖
艳ㄦ活甩的丫头,晓得你在网上,就这一句怪话)。话又
喊转来,安顺桥还就那几段京戏听得巴实,肯定是那个虾
子写折子前刚整过肥肠粉,帮(安顺桥)骚臭!

好了好了,热盆景滚了,安顺桥先走一步。

所有跟贴:

你这标题我咋搞不兴火呢? - 荷花池串串 (0 bytes) 05:47:41 5/18/98 (0)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