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时代广场的我的脚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August 12, 1999 20:16:17:

送交者: ditto 于 August 04, 1999 09:43:14:

穿过时代广场的我的脚

上一次去纽约是96年的新年.大约有一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从大都会博物馆出来便是细细的雨,和旧时的友人约了一起去街边的咖啡座聊天.
还记得那天的她剪短了往日在上海的长发.纽约式的一袭黑衣衬着削薄了的黑发,
有了一丝别样的感觉. 我们彼此寒暄,吃着批萨,喝着可乐,说着以前和未来.不知
道为什么, 重新走到街头的时候我竟然有些伤感起来. 朋友建议应该兜一兜第五
大道, 可是才拐到里面却又匆匆离开了. 离开繁华的都市远了,竟然就象一个久
不见阳光的人,刹那间有些眩目了.
那时候.觉得都市不是我的, 匆匆搭乘PATH回新泽西,到车库找回车一路往费城的
郊外开去.
这一次的纽约印象很是怪怪,暗地里觉得纽约让我有回家的感觉却又有陌生的胆
怯. 当我在街头可以把每一条马路都有意无意同上海联系起来的时候,纽约,在我
的美国生涯里竟然成了这样的一种"落荒而逃"的感受.而这种感受,多少是一种沮
丧,让我忧郁到猜想将来自己站在上海的街头也会有这种好象是心爱的恋人,却无
法接近的懊恼.

今年的行程里本来没有纽约.因为另外一个友人的相邀,决定路途中可以在她新泽
西的家中落脚. 曲曲弯弯开近小镇,已经是天黑了. 在她的书房里可以看见远处帝
国大厦的灯火,曼哈顿隔着河好象是一台布景在眼前晃动. 她和男友都是纽约的白
领, 联想起来,很多象他们这样的"中产", 其实也无法象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
,在曼哈顿的高级公寓里拥有一套住房. 从他们公寓楼下密密麻麻停着的车就可以
看出,年轻的纽约人过着紧张繁忙的日子, 也许有天他们可以站在自家的阳台上俯
瞰纽约的夜景,而现在,他们必须天天打拼.
母亲来美国以后随我们住在南方的"乡下",出门没有车便寸步难行. 为了给她一个
比较全面的美国印象,我和先生还是决定带她进城.
离我们的驻地到纽约其实才一刻钟的车程,不过是过一条隧道而已.这让我想起好象
以前有同事是住在浦东的.不知道现在上海的白领是否也喜欢这样租房度日,省下钱
来作买房的头款?
这些天的纽约好象燃烧一样,虽然友人已经"警告",一下空调车,还是被迎面来的热
浪逼得直往后退. 虽然不是周末,马路上到处还是观光客.一些穿着制服的少年在太
阳下兜售他们的"城市游览计划".母亲关照"点到为止",所以我们也乐得就走马观花
了之,既不去怕自由女神的"皇冠",也不去看世贸大厦顶楼的风光,只一路的闲逛,
努力躲避川流不息的人流以及毒毒的日头.
这样闲逛的感觉突然有些亲切开来,一脱上一次"观光客"的不适. 等到夕阳斜落,
我们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世贸大厦楼下的街心花园. 这时候,早下班的纽约人开始在
街上多了起来. 他们一色的白衬衫,有些将西装斜搭在手上.令人奇怪的是,不少的
年轻人都斜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我猜这大约应该是今年的流行了.
最有趣的是花园里有一大堆人在下棋--国际象棋.还有玩一种黑白的棋子.本来以为
他们都是"闲人",再仔细看,几乎人人 身边都有一只"书包",看来他们也是上班族,
忙中偷闲来这里过"棋瘾"的.
我们从街边的小贩那里买了"热狗"来吃,发现周遭不少纽约人竟然西装革履地在那
里或是嚼麦当劳或是一个三明治. 旁边一位老兄竟然忽忽睡着了,他的脚边有一堆
墨西哥饼的碎屑,引来一群鸽子在那里啄食.
从来没有想象过纽约的黄昏会是这样的一种样子.远处的世贸中心里也许正签下了
一个大订单; 华尔街的收市锤声刚刚落下:或者又造就了新一轮的百万富翁或者是
那些倒霉的投资人又要动跳楼的念头了...可是,这又能影响什么呢?我身边的那些
人,他们恬静而自在地享受着这阳光,虽然热气还没有消散,但是风已经微微吹来,
就要吹开纽约的夜幕,把疯狂的人们四处吹散开去了.
搭乘地铁去朋友公司的时候,听到了一阵二胡的琴声.走上楼才知道是一个卖艺的中
国人.他的录音机里的歌我几乎都能哼唱,尤其是拉"血染的风采"的时候, 让我觉得
恍如隔世.可是回头看看四周,下班回家的纽约人麻木地站在那里,有一对亚裔的情
侣搂抱着,看样子不是我这样成年以后从中国大陆来的.他们窃窃私语着,令我想起
上海地铁站里常常看见的情形.不同的是,纽约的地铁实在太闷热,相比之下,上海地
铁站里更适合于谈情说爱.
母亲忍不住掏了一美元给那位琴手.后来吃饭的时候,她对一位搞美术设计的朋友谈
起来,说好好的为什么要在这又闷又热的地铁站卖艺呢?其实在国内的生活应该是不
错的了.朋友叹了口气,说,纽约不少的中国艺术家都放弃了绿卡回国了.这里的"饭"
不好吃,能够真的"混"出头的人不多.
这忽然让我想起在自由女神像的码头边上的卖艺人,那个戴面具的黑人青年.还有
在洛衫矶圣塔莫尼卡街头的那些各色各样的卖艺人.那时候,我从他们脸上看到的
是一种快乐,是一种自由的愉悦:那些浏览的行人会驻足为他们鼓掌, 还会不由加
入他们的队伍.相比之下,地铁站里的那位中国琴手脸上却有一种谋生的麻木.既然
他自己都对演奏的音乐如此的无动于衷,又怎能感染别人?卖艺虽然也是一种谋生的
手段,却和要饭毕竟不同.人们是为了欣赏而给钱,却不是因为可怜而施舍.想到这里,
我竟然有些为那位同胞觉得悲哀了.

走出饭店已经是华灯初上的纽约街头了.霓虹灯闪烁不停. 时代广场前的马路上,依
旧是拥挤的人群. 红绿灯下穿梭不停的是亮着顶灯的黄色TAXI.我对身边的朋友讲,
今天终于又可以穿马路了,而且是在这样的车流当中. 那一种的兴奋其实并不亚于
一个孩子学会了独立穿越人流.
说着说话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马路边,抬头看,迎面竟然是"三九胃泰"的中文广告
牌!树立在一大堆形形色色的英文广告堆里尤其瞩目.
就这样鬼使神差的一直往前走,心里却在梦想另外的一座城市,也是这样入夜到十分,
也有这样的霓虹灯光,还有远处的钟声.那时淮海路上的"TIME",那一台从美国运去
的老钟,如今敲出的是中国的时间.

所有跟贴:

DITTO,一老中, - 中秋 (96 bytes) 21:44:11 8/04/99 (2)
真的假的?中秋,洒家就在这儿呢 - 一老中。SR (0 bytes) 22:06:14 8/04/99 (1)
你想它真的时候它就假,想它假时它就变真的了 - 中秋 (0 bytes) 22:13:38 8/04/99 (0)
滴都好久不见 - 笑嘻嘻 (50 bytes) 19:34:49 8/04/99 (0)
问好 - 敬亭 (554 bytes) 16:05:06 8/04/99 (4)
你在纽约?也搞生物?要认错了人请勿见怪. - 远洋 (25 bytes) 18:10:13 8/04/99 (3)
不在纽约。。 - 敬亭 (175 bytes) 19:09:15 8/04/99 (2)
看来我认错人了 - 远洋 (75 bytes) 19:57:16 8/04/99 (1)
太客气了,没关系。 :) - 敬亭 (0 bytes) 01:42:10 8/05/99 (0)
逛网逛到了纽约,好潇洒 - HLR (38 bytes) 10:49:01 8/04/99 (1)
是北京的香山么? - ditto (42 bytes) 10:58:17 8/04/99 (0)
问滴多好 - 皮皮鲁 (66 bytes) 10:36:32 8/04/99 (0)
“人们是为了欣赏而给钱,却不是因为可怜而施舍” - 一老中。SR (15 bytes) 10:24:56 8/04/99 (0)
滴美眉好 - 伊可 (68 bytes) 10:16:33 8/04/99 (3)
也问大家好 - ditto (190 bytes) 10:48:21 8/04/99 (2)
DITTO好久不见 - 一老中。SR (19 bytes) 22:13:10 8/04/99 (1)
中爷把脸都贴到滴多身上乐 - 笑嘻嘻 (126 bytes) 07:49:58 8/05/99 (0)
华亭伊势丹对面的? - 采购员 (66 bytes) 09:49:38 8/04/99 (3)
听说伊势丹要拆了 - ditto (120 bytes) 09:54:45 8/04/99 (2)
又老鼠搬家了? - 采购员 (177 bytes) 10:01:54 8/04/99 (1)
不会吧? - ditto (183 bytes) 10:09:50 8/04/99 (0)

问好
送交者: 敬亭 于 August 04, 1999 16:05:06:

回答: 穿过时代广场的我的脚 由 ditto 于 August 04, 1999 09:43:14:

纽约俺算是滚瓜烂熟,给DITTO当导游不成问题。:)

对NYC自从换了新市长,面貌改进很多。原来市内市郊的高速
公路像BQE什么的满地的垃圾外加满地儿的坑,惨不忍睹,现
在整修的好多了。

NYC的黄金地段应该是中央公园两侧的MIDTOWN地区,真是好地
方。可惜房价惊人,一个ONEBEDROOM月租都在$1500往上。哥
们住学校补贴一半的一个ONEBEDROOM,在七十几街,一月还得
$950,不补贴得两千了。

NYC大概算是和国内最像的地方了,所有坏的地方,论嘈杂,拥
挤,脏乱(这点可能还过之),不讲文明,官僚主义,都像绝了。
所以有时俺也想,看来这人多到一定程度,逮那儿都玩完。


论坛文摘主页